江上野故Yuku

三党长弧,偶尔诈尸。
是个假的文手,文风看心情。
喜欢OOC,有cp洁癖。

狸‖一

•实力OOC
•前世今生系列
•人狐恋
•亮狐龙人
•有信白
•有自己乱加的原(zhu)创(gong)人物
准备好了吗?

_

“人类?”
诸葛亮从树上跳下来,蹲在树下的人面前。
那个人旁边放着银白色的枪,棕色的头发因为受伤而出汗过多乖顺的贴在额头上,蓝色的抹额边上染着血。他眉头紧锁,嘴里还嘀咕着什么字眼。
“唔...”
诸葛亮认真的看了看他的衣着,本着“这可不是普通人能穿的起的衣服万一救了有好多钱呢”的心情把他从树下硬生生的拖回了家。
诸葛亮把他甩到床上,接着随意的把他染着血迹的枪扔到外面院子的小水塘里。
诸葛亮挑来一桶水,细细的给赵云擦脸。
把灰头土脸的赵云擦干净后,诸葛亮惊了一惊。
他见过很多俊俏的人,比如他哥哥,比如他哥夫。
但这个人,与其他人是不一样的。
他很少看见眉眼中带着英气,却又带着温柔的人。
而且...他觉得他很熟悉。
不知不觉的伸手摸了一下,才反应了过来。
他可是人类啊。
诸葛亮轻叹了一声,把他身上的伤口处理干净后,天边已经露出了亮色。
他困的哈了口气,迷迷糊糊的趴在床边睡着了。

在梦中,他似乎听见有人在唤他。
“公子...公子?”
“......”
诸葛亮动了动,示意别吵,过了一小会,却又好像突然反应过来,猛的抬起头来。
果然...是昨天的人类。
那人类也不客气,见他醒来了便直奔主题,沙哑的声音从嗓子里滚出来,真不自在。
“在下赵云,感谢公子相救。”
诸葛亮忙摆摆手,道“不必客气,顺手而已。”
赵云点了点头,随后神情严肃的左顾右盼,像是在找什么东西。
“赵公子不必担忧,你的血味太浓了,我拿去小水塘泡了。”
赵云的神色立刻松了下来,对他微微一笑“劳烦公子了。”
诸葛亮竟对他发呆了,眼前这个人之前明明还是严肃的样子,笑起来竟如此好看,更有一些莫名的熟悉感作祟。
“敢问公子姓甚名谁?”
诸葛亮呆了呆,没听见。
“公子若是不想说,云也不强求,只是见公子很眼熟,不知是不是在何处见过?”
诸葛亮立刻甩甩头“不不不,我姓诸葛,单字一个亮。”
“亮。”赵云轻昵“是个好名字。”
诸葛亮的耳朵根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,心里想的话也从嘴里飞了出来。
“那我便叫你云,可行?”
赵云愣了愣,又笑了笑。
“可行。”

_

诸葛亮摸摸头发,嘻嘻的笑了两声。
赵云也笑了。
他并不讨厌眼前这个人,甚至还有点儿喜欢。
“啊,对了。午饭做好了,你要是能起来,就出来院子吃吧。”
他内功很深,所以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,再加上诸葛亮的治疗,一晚上竟好的差不多了。

“嗯”

赵云点点头,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他爹娘被奸贼所杀,只幸存他一人。
他年少就开始寻找杀父之人,却没想到杀父之人也在寻找他。
落得这番模样,也算是死里逃生了吧。
不过....
很久没人对他这么温柔了。
赵云从床上爬起来,望着窗外的诸葛亮笑了笑。
低头穿鞋时,却看到一群蓬蓬松松的毛。

.......
狐狸...毛?

_

赵云吃过午饭,便在小水塘边清洗龙枪,这一洗就是一下午。
这把枪,陪着他很久了,是绝对不能丢失的东西。

“吃果子吗?云?”
赵云闻声望去,诸葛亮手里提着一个小篮子,一蹦一蹦还笑嘻嘻的向赵云走去,这时已经是傍晚了,夕阳散落的光恰恰撒在诸葛亮身上。
好看至极。

“发什么呆呢,枪都要滑下去了。”
诸葛亮已经走到了赵云的身旁,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。
赵云连忙回过神来,把枪捞了起来,耳尖可疑的红了。

“你每天都过着这样的生活吗?”
赵云接过果子,啃了一口。
“很甜。”

“是啊,每天都这样。”
诸葛亮也啃了一口,顺着在池塘边坐下,“反正我从来无依无靠,近山吃山嘛,不如轻松点。”

“真好。”
赵云盯着池塘波澜的水面,里面的鱼似乎被他们的倒影惊吓到了,慌乱的游向四处。

“有什么好的呀。”
诸葛亮跟着他看池塘,却发现什么也没有,叹了口气。
“我倒是想跟你一样,能闯荡江湖,打打杀杀做大侠才有趣呀。”
说着还做了几个刷剑的动作,笑嘻嘻的看着赵云。

诸葛亮笑起来很像猫咪,头发好像都因为他的笑而蓬松了起来,惹得赵云很想伸出手去摸摸,看看是不是跟猫咪的柔软度一样。

他也的确这样做了。

诸葛亮瞪大了眼睛,缩了缩肩,耳朵不知是因为夕阳的红而红,还是因为这个摸头而红。

在这一瞬间,诸葛亮的脑袋好像炸了,麻雀叽叽喳喳的声音,隔壁大黄凶巴巴的叫声,还有水里的鱼时不时的“咚咚”声——他都听不见了。

他现在脑子里只有赵云,和赵云的手在他头上的摩擦声。

赵云笑眯眯的看着他,笑眯眯的道
“你真可爱。”

_
嗯 我又来挖坑了。
(十二楼是临时梗所以不会这么快更不要打我QAQ)
这个是我很早前写的,已经写了蛮长了,请各位放心食用。

最后祝大家食用快乐!!有什么不足可以提出来!!会努力改正的!

十二楼【一】

我住在十二楼。
这里是个空气清爽的楼区,虽然没有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,但也算是一片好地方。
起码打开窗户,不是一股烟尘味。
我并不喜欢十二楼这么高的楼层,要不是因为这房间的落地窗,我肯定不会相中这里。
说到落地窗,每到黄昏外面的天空就会变成各种颜色,蓝的,黄的,紫的,粉的。
我的生活很平淡。
直到那一天。
——
我不耐烦的坐起来,隔壁屋子不断传来塞着棉花都听到到的噼里啪啦犹如地震般的震动,我使劲敲了敲对面,那边竟然静止下来了。

“谁?”

我愣了一下,这墙隔音这么不好啊?
“呃....那个,您那边能不能安静点儿?”
那边沉默了一会,传来了淡淡的哦一声。

哦????????
我的脾气也瞬间被点燃了,站在床上面对着墙没好气的说“兄弟,你能不能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啊,这可是大半夜啊。”
那边好像也很理直气壮“我记得这楼隔音很好啊,为什么偏偏只有你能听见啊?”

我愣了愣。
对哦,房东介绍给我的时候,不就是说隔音很好吗?
我立刻跳下床,东找西找,果然。
墙角下竟然有个洞???
我说怪不得我房间总是比其他房间亮的多。

“咳咳,先生,我想现在我清楚了。”
那边也好像因为我的语气变软了许多“怎么回事?”
“我们房间东南边的墙角下。”
“有一个洞。”

——
ps:第一人称 之后会是第三人称的
这里的“我”是赵兄
欢迎食用

云亮/忆【完结】

“我之前,是不是喜欢你。”
这句话就像一条闪电,毫不留情的劈向了赵云。
他口结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脑子里只有三年前诸葛亮对他表白的画面。少年一头银蓝色的头发,深蓝色的眼眸似有些紧张的神色,却又坚定无比。
他傲娇的偏过头,却又略带害羞的对他说。
“赵云,我喜欢你。”
赵云那时慌极了,直接慌慌张张的拒绝了。他不是不喜欢诸葛亮,而是.....
他觉得这样太冒险了。
那时候,他们都还只是高中生。
诸葛亮先是愣了愣,却又自嘲似的笑了笑。
他把手里的可乐递给赵云,轻轻说了一句话,那句话让赵云记了三年。
“没关系的,意料之中。”

-

诸葛亮走了很久,赵云也拿着那杯可乐站了很久。
他紧握着可乐,又想起诸葛亮的那双眼睛。
坚定无比。
赵云把他参加一千米跑的力使出来了,跑到诸葛亮家门口等了一夜。
等来的却是诸葛亮的一夜未归。
和...诸葛亮妈妈红肿的眼睛。
他没问出了什么事,他也不敢问。
只能躲在墙角,眼睁睁的看着诸葛妈妈把行李慢慢搬上车,慢慢开车走去。
诸葛亮走后一个星期,他整日都浑浑噩噩的,躲在房间不肯出来,只呆呆的看着他和诸葛亮的合照。
那是他们在小卖部门口拍的。
他每天都在后悔,后悔当初为什么要顾忌那么多。如果自己不顾忌那么多,诸葛亮就不会走。
貂蝉是实在忍不了他这个样子了,狠狠的把他骂了一顿。
“你每天这样,诸葛亮就会回来吗?”
“说不定他回来了,看到你这个样子,还说不定嫌弃你呢!”
“赵云!你振作起来!”
那之后,赵云果真不再混吃等死了。
却还是在每个没有诸葛亮的夜里,呆呆的看着他们的照片。

当有车驰进诸葛亮的屋门前时,他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,就是诸葛亮回来了。
他用尽全身的力气,在路上差点摔倒也不在意,穿着奇怪的拖鞋也不在意,他只想快点见到诸葛亮。
那个让他朝思暮想,眼睛里有星辰大海的诸葛亮。
快点..再快点..
当看到熟悉的银蓝色头发,他的心脏就像停止了一样。身体不受控制的跑过去抱住他。
诸葛亮摸了摸他的头发,却问他是谁。
他诧异的抬起头,才知道他出车祸了。
当诸葛亮笑着说起自己三年都在病房没有朋友时,他的眼眶红了。
这个人,究竟受了多少委屈啊。
他紧紧抱着他,对他说“以后,我赵云,就是你最好的朋友。”
没关系...朋友也可以...
没关系...你回来了就好。
回来了就好。

-

诸葛亮见赵云半天没说话,便在他眼前摇了摇手。
“赵云?”
赵云一下被抽离思绪,正好对上诸葛亮疑惑的眼神。
“啊,虽然这个问题是很奇怪,但也不用惊讶这么久吧?”诸葛亮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,接着道“看到你总是会有种熟悉的感觉..不像是朋友的奇怪的感觉。嗯..所以我才会这样怀疑,你也不用放在心上的。”
说完便回头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
“不是的。”
赵云突然出声,把刚刚放松的诸葛亮吓了一大跳。
诸葛亮扭头道“那可能,是我猜错了。”
“我说的不是,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赵云走到诸葛亮跟前,低头对上他好看的眼睛。
“不止是你喜欢我。”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上次他已经错过了,这次他不能再让诸葛亮逃走了。
诸葛亮惊讶的瞪大眼睛,正清楚看到赵云眼里坚定的神色。
“我们在一起吧,诸葛亮。”

-

赵云今天没有过来拉窗帘。
当诸葛亮站在阳台上,闭着眼感受今天的好天气时,楼下却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“早啊,我的孔明先生。”
诸葛亮闻声往下看,只见赵云眯着的眼睛,笑的非常好看。
诸葛亮也笑了。
“早啊,我的子龙哥哥。”
就像当年一样。
【END】

-

当然是在一起了!
还有番外,老爷们放心吃。
番外是亮亮视角回忆杀+亮怎么喜欢云的云怎么喜欢亮的。
还有最后一句话的迷。
还有亮亮到底有没有恢复记忆迷。
可能[真的只是可能]会写蝉哥的番外。
谢谢给我点赞的老爷们!鞠躬!
[PS.我只在工作日更 就是周一至周五啦 最近周末要练亮亮]
最后 祝各位食用愉快!

云亮/忆[三]

赵云带着诸葛亮胡走了一天,最终是停在了小卖部门口。
诸葛亮坐在小卖部外面的凳子上,等着赵云买冰棍。
诸葛亮好像好久没吃过了,把本来提在手中的帽子带好,郑重的接过冰棍。
“谢谢。”
赵云看着他认真的样子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诸葛亮疑惑的抬起头,像是在问他怎么了。
赵云摆摆手,一边拆开冰棍一边道“没什么呀,看你太可爱了。”
诸葛亮低下头,一抹红色又不知何时爬上了他的耳根。顺着直觉往左边看,只见一个穿着粉色裙子,白色上衣的女孩子走过来。
“哟,小蝉,又和男朋友吵架啦。”
赵云咬下一口冰棍,含糊不清的对女孩吼道。
“子龙哥哥,你就别说了。”貂蝉见赵云开玩笑逗他,倒也不在意,也挤挤身进入了小卖部,一边翻着冰棍一边发脾气“他...他简直是榆木脑袋!我让他陪我去电影院看鬼电影,你猜他怎么说?他说,看那些玩意儿做什么?万一吓着你怎么办?”貂蝉付了钱后,也挤挤坐在赵云身边,气冲冲的扯开冰棍,一边吃还不忘骂人“这个人怎么就这么蠢?我自然是要找个借口扑进他的怀里啊,不然以为我真的会怕那些鬼电影么?”
赵云附和的点点头,道“吕布这小子可是蠢死了,有我们貂蝉大美人儿在都这么蠢。哎,亏他还是李白的朋友,这说出去,可丢李白的脸.....哎哎哎你掐我干什么?我这不是帮你骂他嘛。”赵云摸了摸自己的左肩,那里被貂蝉掐的生疼。
貂蝉瞪了他一眼,道“谁准你骂了!”
赵云连忙说是,护夫心切嘛,他懂的。
貂蝉对赵云做了个鬼脸,却无意中瞧见他右边的诸葛亮。
她疑惑的转到他前面,随后疑惑被惊讶代替。
“诸...诸葛亮?”
诸葛亮抬起头,冰棍只剩一小截,对着眼前面容姣好的女孩道“你好。”
貂蝉的嘴巴和眼睛一起张大,顺着诸葛亮看了好一会儿,从银蓝色的头发到蓝色的眼睛。确定是诸葛亮无疑后,才敢说话。
“你...不记得我了?”
“嗯。”诸葛亮咬下最后一截冰棍,好容易吞了下去,接着道“我出了车祸,什么都忘了。”
貂蝉捂着嘴巴,大声吼道“早知道孔明现在长的这么好看,我干嘛要答应吕布!”说完还不忘看赵云一眼。
赵云不负众望的一脸黑,道“打他什么主意,现在你还是想想办法对付你的榆木脑袋吧。”
诸葛亮抬起头看着赵云,不知道为什么,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种特别的感觉。
一种,陌生又熟悉的感觉。
貂蝉“切”了一声,便道“子龙哥哥,我想请你帮个忙。”她又想了想“孔明来也可以!”
赵云像是知道他要做什么似的,拦下了诸葛亮欲要问话的动作,道“不能让他去,我去。”
貂蝉饶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,再看了一眼诸葛亮,道“好吧。”再次摊摊手“这么好看的人,不能让吕布见到,确是有点可惜呢。”
赵云瞪了她一眼,哼了一声,便带着诸葛亮走了。

-

赵云陪诸葛亮走到家门口,停下来时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。作势要走时,诸葛亮却叫住了他。
“赵云,我有问题问你。”
赵云嗯了一声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“那个小蝉,是不是貂蝉。”
赵云点了点头,随后诧异的望着他,道“你想起来一点了?”
诸葛亮没回答他,接着问“你是不是喜欢她。”
赵云摇摇头,又点了点头。
诸葛亮又问“什么意思。”
赵云摸了摸头,道“说出来你别生气。”
“呃...我之前是喜欢她,也是四年前的事了。但是自从你三年前来了,我就不喜欢他了。现在我只当她是妹妹。”
诸葛亮点了点头,又问“他说的那件事,是什么事?”
“啊,也没什么。就是刺激刺激吕布。吕布那小子,貂蝉不刺激他,他就不通脑子。”
诸葛亮又点了点头,这次却半天没说话。
“诸葛亮?”
赵云不解的看着他,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。
赵云不禁感叹,诸葛亮的眼睛实在是太好看了。
就像是清晨的阳光慵懒的撒在海面上,好看到让人窒息。
要是自已能像现在这样,在里面住上一辈子,该多好啊。
赵云见他不说话,便自己对他说“我先回去了哦,这么晚了,你也早点睡,明天我来找你。”
赵云扭过身,走了不到几步,却又被诸葛亮叫住了。
赵云再次回过头,不解的看着他。
诸葛亮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,眼神坚定的看着他。
“赵云。”
“我之前,是不是喜欢你。”

-

食用愉快(´•ω•`)

云亮/忆[二]

“唰”的一声,诸葛亮被突如其来的强大光线照的扎眼。他用手背捂着自己的眼睛,艰难的睁开一条小缝隙,只见赵云叉腰站在被拉开窗帘的阳台上,面对着他咧嘴笑。

他昨晚在床上滚了很久,才制定出一个不太明智的计划。
他要带诸葛亮去爬山!
说不定诸葛亮就想起什么了呢!
第二天他带着一脸“必胜”跑到诸葛亮家,生怕声音不够大,用了超大力气拉开窗帘,换来的却是诸葛亮的沉默。
和..一句
“你把我家窗帘拉掉了。”

-

赵云十分尴尬的看着窗帘,诸葛亮则盘着脚,在床上笑的像只鹅。
诸葛亮越笑越厉害,想停下来时却发现停不下来了。
“哈哈哈哈哈赵云....快哈哈哈哈哈救救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哈”
诸葛亮笑躺在床上,伸出一只手在空气中晃啊晃,向赵云求救。
赵云一脸黑线的走过去,却不料被诸葛亮反倒一耙,把他压在了床上。
“抓到了。”
诸葛亮双手撑着床,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来,也许是因为刚刚起床,他的脸稍微红了。本来这个就是个平平无奇的动作,但在赵云眼里,诸葛亮现在简直是在...
简直是在勾引他犯罪。
一抹鲜艳的红不知何时爬上了赵云的耳根,赵云也毫不在意,论力量他是完全比的过诸葛亮的,他很轻易的就跟诸葛亮“互换”了位置。
诸葛亮上一秒还在为自己的恶作剧笑,下一秒他就笑不起来了。
因为赵云轻而易举的就抢夺了主动权。
诸葛亮撇撇嘴,道“我输了。”
赵云突然被他逗笑了,捏了捏他的鼻子,用极少的温柔语气道“快起床,吃了早餐我带你去逛。”
“哦?哦.....”
赵云的这句话就像调色盘一样,瞬间让诸葛亮的耳朵红到像是可以滴出血来。
赵云爬起来,继续去研究窗帘。
诸葛亮爬起来,摸了摸自己的耳朵,又摸了摸自己的脸,又聊了聊头。
这个人....怎么那么温柔啊...

-

假车假车!

这里云兄内心OS:嘿嘿我刚才撩汉是不是很成功他是不是脸红了他是不是更喜欢我了๑乛 ̮ 乛๑

云亮/忆[壹]

①ooc
②青梅竹马向
③失忆向

-

“亮,到了哦”
汽车缓缓停下,被称为亮的男子抬起头,看着眼前的这座小城镇。
“这是妈妈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,其实你三年前也来过呢,只不过.....”
“只不过什么?”诸葛亮从副驾驶上下来,左右看了一下这个小城镇,用力的吸了一口气。
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。
“.....以前的事就不要提了,现在的亮不是很好吗。”
诸葛亮点点头,动身去后备箱抽自己的箱子。
“诸葛亮!”
诸葛亮闻声回头,只见一个头上帮着奇怪的蓝带的棕发男子向他跑来。诸葛亮觉得很熟悉,但却是想不起他是谁。
“诸葛亮....诸葛亮..你可算回来了...我以为...你不会回来了...不会再见我了....”那人抽抽泣泣的抱住诸葛亮,按理来说,诸葛亮是很讨厌跟别人有过烈的身体接触的,但是这次,竟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讨厌。
“呃....你好?你能先放开我吗。”
诸葛亮轻轻地推了推他,奈何那人哭的声音极大,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。
诸葛亮无奈的摸了摸他的头发,细声细语的道“好了...我回来了,所以能先放开我吗?”
那人被摸了头看似很诧异,却也没有认为诸葛亮出现了什么问题。诧异不到一两秒,便仍是一脸笑容的贴着诸葛亮。
“亮?怎么这么迟还没上来。”诸葛妈妈站在阳台上看着他,却又发现了赵云贴着他的样子,便笑着接着道“亮,他是你小时候的朋友,三年前你们玩的可好了。”
诸葛亮的头扭开扭去,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赵云则是看着诸葛亮,一脸诧异。
诸葛妈妈不好意思的道“亮他....三年前出了车祸....失忆了。”

-

诸葛亮对着赵云,赵云对着诸葛亮,两个人大眼瞪小眼。
“诸葛亮。”
赵云率先开口破了这尴尬,诸葛亮一脸“万幸”,先开口这种活,他总是做不来。
“你真的...不记得我了吗。”
诸葛亮点点头,却又摇摇头。
“说完全不记得的话...是绝对不可能的。”
“第一次看到你,我就有种熟悉感。嗯....或许之前我们关系真的很好?”
赵云就差把脸贴在诸葛亮的脸上了,郑重的道“诸葛亮,不是或许!是超级好!好到爆那种!”
诸葛亮眨了眨眼睛,欣喜的笑了起来。
“好哇,之后我就有一个超好的朋友了。”诸葛亮把手搭在赵云的头上“我在病房里呆了三年,我的朋友只有药味和那个扁鹊先生。现在我终于有别的朋友啦。”
赵云呆住了一两秒,眼眶开始红润,竟抱住了诸葛亮。
“你放心,以后,我赵云永远是你最好最好的朋友。”

-

新坑吃吗老爷们ლ(❛  ̮ ❛✿)ლ